任天堂之殇 难逃侵蚀的口袋妖怪帝国_

2014年9月23日,日本老牌游戏开发公司任天堂株式会社迎来了它的125岁生日,这个自1889年诞生、出身仅仅是手制纸牌的一家制作小作坊,在历经了一个多世纪的洗炼之后,已经发展成了一家家喻户晓的游戏公司。对于80年代出生的人们来说,任天堂在童年的欢乐回忆中占据了不小的份额,即便是现在所称非重度的“休闲玩家”乃至非玩家群体,提起马里奥、俄罗斯方块也绝不会陌生。

  而若要提起《口袋妖怪》,想必对于从主机时代一路走过来的玩家来说更是有着别样的情愫,这款诞生于掌机GameBoy已经处于急速没落时期的游戏,不仅在危难时期拯救了濒死的Gameboy使其再度成为游戏行业关注的焦点,更是带来了巨额利润为任天堂之后的发展开拓了道路。时至今日,口袋妖怪已经成为游戏产业历史上价值最高的品牌,创造出的收益已愈万亿日元,。其看家角色“皮卡丘”在日本已经成为了继机器猫和Hello Kitty之后的第三大卡通偶像,已然变成了家喻户晓的存在。在PC端技术尚处萌芽,移动通讯终端还以笨重和昂贵著称的年代。游戏主机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游戏平台,口袋妖怪借此大放异彩,并一度成为了ACG界的招牌形象。

  然而,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和普及,带动了手游的崛起乃至迅猛增长,传统游戏领域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波及,任天堂的处境开始变的微妙了起来。

  2011年,智能手机进入了全面普及的时代,与此同时,任天堂也迎来了30年来首次出现亏损的财年,除去日元升值造成的一部分原因之外,其最新掌机3DS的销售大大低于预期目标,同时Wii主机的销量疲软也使得任天堂陷入了严重的赤字危机,在次年虽然3DS的销量有所提升,但依然无法逃脱亏损的魔咒。随后任天堂开发了Wii的便携式后续主机WiiU,然而销量依然不尽人意,亏损的数额也在日益扩大之中。任天堂株式会社社长岩田聪在官网上发表评论称,连续四个财年出现亏损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自己责任重大。而从之后的新闻报导中确实能看到岩田聪的焦虑,不仅因为肿瘤手术错过了任天堂股东大会,甚至连E3游戏展都缺席。

  不可否认的是,手游的兴起大大降低了游戏这个领域的门槛,玩家和非玩家之间的界限正在变的越来越模糊,任天堂的游戏多以轻度休闲游戏为主,在机能上其实并不占优势,这一点从Gameboy系主机以及NDS系主机的硬件就可以看出。然而轻度休闲游戏同时也是手游的沃土,并且手机用户的数量完全碾压游戏主机玩家的数量,任天堂一贯的技术研发和产品经营理念因此倍受挑战。“利用淘汰技术的角度做平衡思考”,这句诞生于“GB之父”—已逝的横井军平先生的名言所蕴含的睿智思想成就了任天堂过去的辉煌,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这句话是否能继续引领任天堂前行也成了一个未知的谜。

  在这样一个四面楚歌的境况之下,作为曾经在日本乃至全球游戏行业的领袖,任天堂备受行业关注的一个问题便是:何时将自家以口袋妖怪为首的重量级IP移植到手机游戏平台上

  诚然,在任天堂拥有大量忠实用户的情况下,将旗下产品移植到手游平台确实是一条新的出路,并且能够预见,用户的转化率也比较可观。然而,任天堂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却极其强硬,声称手游低廉的价格和期望值会毁掉任天堂的全价优质游戏,而IAP的付费模式也一贯是岩田聪公开指责和抨击的商业模式。任天堂保持着一贯的特立独行不随波逐流的决绝与坚韧,在掌机时代大获全胜收到了多方的褒奖和赞美。然而在被苹果和Google蚕食了一片又一片的市场份额之和,这份坚韧也逐渐被外界质疑为顽固。以至于任天堂的股东也致信表示“任天堂需要做出变革来迎合这个消费者需求不断变化的时代,来保持公司的竞争力”。

  Eiods的终身总裁Livingstone先生评论称,任天堂应该在每个平台都推出他们的IP,否则的话,整个新一代的年轻玩家将会错过他们的游戏。这绝非危言耸听,全球下载量已破3000万的日本第一手游《智龙迷城》,其宠物形象和进化系统与《口袋妖怪》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其单机版本、基于3DS的《智龙迷城Z》也销量不俗,其研发商GungHo的市值一度超过了任天堂,这对于老牌厂商任天堂来书无疑是一种奇耻大辱。可以想象,随着《智龙迷城》在日本乃至全球的火爆,以及智能手机向低龄段人群的扩散和普及。也许下一代的孩子先认识的是《智龙迷城》里的宝石龙,而非《口袋妖怪》中的皮卡丘了。届时,死守在主机领域里的《口袋妖怪》价值将会被不断的压缩,最终成为湮没的贵族。

  能够印证这一可怕趋势的,则是现在手游领域中数以百计打着口袋妖怪旗号玩法的山寨之作。若是那些基于捞一笔块钱就走生命周期极短上架数周就死于手游大军洗牌铁蹄之下的烂作倒也没有什么影响。然而偏偏是一些山寨作品,各自在世界的不同角落都获得了成功。

  一款名为《Haypi Monster》的游戏,无论在宠物形象,还是对战培育都有浓重的口袋妖怪色彩,倘若对口袋妖怪系列了解不多,可能需要分别对比才能看出雷同的设计。但若是有口袋妖怪的忠实玩家,必定在看到《Haypi Monster》封面图的瞬间就会嗤之以鼻甚至破口大骂。因为图中的宠物形象,能够一眼看出原型均“借用”于口袋妖怪里的各个原型,之后进行了很简单的“二次创作”,比如加一对翅膀,或是重新染个颜色。可是就是这样的一款山寨之作,在NDP Media Corp旗下推广品牌YeahMobi的渠道推广助力之下一度占领德国Appstore榜首,接着在欧洲市场纷纷走俏。时隔一年该作品发布了续作,并以相同的方式继续在欧洲手游市场吸金,甚至一度传出要打造系列品牌的声音。

  相较于《Haypi Monster》,《怪物X联盟》似乎在国内更加广为人知一些,这款由方寸研发3年的宠物对战手游,在品质和战斗体验上要更加出色一些,战斗过程摒弃掉了像《Haypi Monster》那样仿造《口袋妖怪》的第一视角回合式战斗,而是倾向于拳皇一样的横板擂台模式,3D的质感也不错。然而还是难逃《口袋妖怪》的影子,和《Haypi Monster》一样,不仅宠物形象基本直接来源于《口袋妖怪》,甚至部分形象连名字都只是改掉一两个字而已。这款游戏运营的更为火爆,在东南亚、北美、中东等多个国家推出,其海外月流水破千万的故事一度使其成为行业标杆,值得玩味的是,《怪物X联盟》在日本也有推出,不知道任天堂若是看到了会作何感想。

  相较于上面两款抄袭的略猥琐的作品,《Micromon》显然大气的多,也许是这款作品在设计之初就以向口袋妖怪致敬为目的,不仅研发资金来源于Kickstarter的众筹平台,连名字也和《口袋妖怪》(Pokemon)相似,该作整体玩法完全照搬《口袋妖怪》,游戏的画面和音乐也呈现出了浓浓的GBA日式游戏风格,颇有一番怀旧的意味。这款游戏在今年7月31日上架之后即登上美国付费榜榜首,虽然作品对《口袋妖怪》颇有敬意,但玩家在该游戏专区的评论之中随处可见对任天堂的惋惜和嘲笑。

  可以看到,在一片片山寨之作的崛起下,本尊口袋妖怪已经由于任天堂的固守决策失去了先机。岩田聪曾表示“如果20年后回过头来看,或许没推出手游的决定才是公司屹立不倒的原因”,作为坚守理想的典型,这固然是令人敬佩的。然而市场终究是残酷的,当年Gameboy遭遇了市场冷遇使得任天堂一度陷入财务窘境,却被开发时间长达六年的《口袋妖怪》刷了一遍强效治疗术得以起死回生,如今在游戏主机领域被智能手机大军遏制的状况下,是否能够再度发生奇迹,这一切还无人知晓。但可以看到的是,同为日本公司,曾经为任天堂系列主机开发过豪华大作的第三方游戏厂商已经纷纷加入了手游阵营,Capcom的名作《怪物猎人》不仅出了复刻版本,更是推出了专门针对手游平台的专属版本,并且旗下曾在掌机上大放异彩的AVG推理游戏《逆转裁判》的3DS版本也复刻到了IOS平台上;BANDAI NAMCO的《太鼓达人》系列也一度在IOS和Android双平台引领了音乐游戏的潮流,手游版的《太鼓达人》还和《智龙迷城》达成了IP合作,两款产品相互之间存在着品牌互动,给玩家增加了不少新奇的玩法。Square Enix则是更加彻底的转型到手游开发,虽然被一部分粉丝嘲讽为“手游大厂”,但无法回避的事实是,SE靠着《最终幻想》的经典复刻以及《扩散性百万亚瑟王》等一系列原创IP,已经实现了第一季度财宝同比扭亏。而强如任天堂,依然在股价亏损与市场压力的双重漩涡之中苦苦挣扎。

  正如智能手机出现改变了世界一样,传统游戏的死忠们在智能手机军团的冲击之下,其游戏的选择也渐渐的开始变得多元,而面对市场环境根本性的变换,任天堂似乎还没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截止到本文完稿前,笔者得知由Pokemon Company的海外公司开发的《口袋妖怪TCG Online》已经上架iPad加拿大区进行测试,虽然说这款与正统作品完全不同的卡片对战游戏任天堂并没有参与其中,但该作的表现是否会成为任天堂对于是否进军手游领域的参考,定会引起整个游戏领域的关注。或许有一天,《口袋妖怪》帝国终将剥离侵蚀,在智能移动终端平台重新焕发当年在主机领域的风采,一切都将令人期待。

来源:游戏陀螺   文NDP Media大数据分析中心 Ethan Yua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